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

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13岁开始读写生涯当作家蓝旗左衽轻小说俘掳读者

来自台湾的人气轻小说作家蓝旗左衽从13岁开始就热爱阅读小说,无论是言情、侦探或恐怖类型的小说,她都喜爱。从那时起,她也爱上创作,开始写小说与同学和朋友分享。

2006年,她开始把作品投稿到台湾各个出版社,当时,她的作品获得其中一家台湾出版社的青睐,使她创作的小说得以在网络上以连载形式发布,过后,她不只获得台湾读者的支持,同时也吸引不少来自马来西亚及中国等地的读者。

2007年年杪,她在台湾出版了第一本实体版着作《魔法师的恶德契约》,接着再出版第二本着作《三少爷的生体实验》和第三本着作《二少爷的华丽陷阱》。

虽然她之前的作品在网络连载时,吸引不少台湾以外的读者,但刚开始出版那3本实体版着作时,因受限于只有台湾的读者才有机会阅读,因此,该三本着作在市场上的反应普通。

从2006年至2009年,无论是在网络上连载的作品,或是3本实体版着作,她都是以创作耽美小说为主。2010年,她想尝试写其他类型的小说,并通过天马行空的想像力,创作了多本以奇幻题材为主的轻小说。

刚开始创作轻小说时,她对自己的作品有所要求,因此一直与出版社的编辑部讨论,并不停修改、重写和调整。终于,2010年,她出版了第一本轻小说《蝠星东来》,由于读者反应热烈,她一连出版了《蝠星东来》7本系列和1本番外篇。接着,她再接再厉出版了《妖怪学园》3本系列。

由于《蝠星东来》系列和《妖怪学园》系列获得读者热烈迴响,使她的旧作《千世鎏宵》3本系列,以及一本着作《焕日偷天》得以推出市场 。

着作被抵押给印刷厂

在一切看似顺利的当儿,她没有想到平静的水面下却隐藏暗流,2014年,该出版社突然倒闭,让她感到很难过、愤怒又心痛。

“该出版社宣布倒闭之后,老闆一走了之,没有出来面对作家,不但积欠作家稿费,还把作家辛苦创作的着作拿去抵押给印刷厂。原本我欲通过法律途经取回我的着作版权,却无济于事。该出版社曾是我的恩人,帮我出版过多本着作,却突然倒闭,让我感到很沮丧又愤怒,感觉被自己所爱的人背叛了,这使我一度萌起放弃写作的念头。”

正当她因无法取回着作版权而陷入低潮期时,一名担任编辑的朋友建议她,与其苦等取回旧作的版权,不如先专注创作新着作。于是,她转而将专注力放在创作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》系列轻小说。

皇天不负有心人,由于她之前与该出版社所签的契约上有注明,一旦出版社在两年内没有帮作家出版着作,作家可以取回版权,于是,2015年年杪,她重新取回部分旧作的版权,并在目前合作的三日月书版出版社协助下重新出版旧作《蝠星东来》。

出版社倒闭 曾想放弃创作

由于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》系列深受读者的喜爱,从2014年10月直到2018年年杪,该系列总共出版12集,取得不俗的销量,让蓝旗左衽成为深受青少年和年轻人爱戴的畅销作家之一。

她说,虽然她一度因为前出版社倒闭所引发的困境而萌生放弃创作的念头,但她后来在读者和朋友的鼓励下重新执笔写作,并成为畅销作家。

在创作生涯中经历过高低起伏,她是如何维持对创作的热忱?

“虽然我对创作具有满腔的热忱,但是有时候写着写着,也会面对疲乏的状态。不过,读者的支持推动我一直持续创作,我有责任创作更多精彩的作品,以免辜负读者的期望。”

擅长创作各类角色  电视剧漫画觅灵感

蓝旗左衽以前所创作的耽美小说都以爱情为题材,后来她开始创作轻小说之后,都以奇幻、冒险来融合恐怖、推理和侦探等元素。

那幺她创作轻小说的灵感来自哪里?

“我很爱发呆,那是我的灵感来源之一。我也经常从日常生活中寻找创作来源,还有通过观赏欧美电视剧,以及阅读日本漫画、心理学书籍来寻找创作灵感。”

她在每本着作里都创作各种性格不同的角色来呈现精彩的故事,每个角色的人物设定都是她的精心创作。因此,所有角色她都很喜欢,并没有特别只独爱某个角色。

她说,一本成功的着作,除了需要有精彩的内容,着作的封面设计也扮演重要的角色,因此她也参与讨论着作封面的绘图设计。

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》窜红 拍成原创广播剧

由于蓝旗左衽创作的轻小说深受13岁至25岁的青少年和年轻人欢迎,近年来,她的着作也从文字延伸至各种领域,读者除了阅读,也可通过饮食、手机游戏、广播剧,还有参与公益活动来融入其小说的奇幻意境。

“我觉得,小说除了可从阅读感受其中乐趣,也可通过不同管道展现。”因此,2016年,她曾与台湾萌姬女僕咖啡馆合作举办联名活动,打造妖怪公馆咖啡馆,期间推出限定餐点、赠品和周边产品等。

2017年,她也与So-net代理的手机游戏“问答RPG 魔法使与黑猫维兹”跨界合作,推出繁中版专属副本活动及限定转蛋精灵,还有与手机游戏官方携手于2017年台湾漫画博览会展开一系列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》独家活动及合作企划。

2018年,她的着作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》成为台湾首部轻小说原创广播剧,由她亲自执笔撰写脚本,製作阵容由台湾团队打造。同年,她也与台湾血液基金会合作推出动漫捐血车,鼓励更多台湾18岁以上的年轻人参与捐血公益活动,以帮助有需要的人。

从读者变作家 坚持创作方针

蓝旗左衽从爱阅读小说的读者,变成创作小说的作家,过去多年来,除了身份上的转变,她在心态上是否有什幺改变?

“我13岁开始写作时,心态很单纯也很开心,不会顾虑他人的想法。当我的作品开始连载和出版后,我曾顾虑读者对小说的某些内容或桥段所产生的反应。”

虽然如此,她一直坚持自己的创作方针,不会为了讨好读者而失去自我。

她的着作角色设定经常分成魔鬼和人类两种类型,那是为什幺?她回答:“没有原因,只因我创作时都非常任性,觉得自己想怎样写就怎样写。”

她认为,阅读小说是一种乐趣。因此,她每次写结局时,即便不是太完美,也不至于是太悲伤的结局,因为她不想让读者感觉太沉重,而是能以放鬆的心情阅读。

询及她未来会否尝试其他创作体裁时,她说:“轻小说的创作空间比较自由,可以融合奇幻、恐怖、悬疑、冒险等各种元素,因此,我未来依然还会继续以轻小说为创作体裁。

“我计划2019年推出《妖怪公馆的新房客》系列第13集,这也是此系列的最后一集。至于有没有番外篇,目前还不确定。”

此外,她也预告2019年会推出全新系列的轻小说,并请读者们拭目以待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